食 · 言//試驗版,輸出不確定

2010/03/01 (Mon) •单元文•章一•红磨坊

新bo第一次更文,2000字以上,骂了快一个半小时,没有矫正
一直说要更文但是一直光说不干,这次终于实行了,大概是一年之前的单元文,来美国之前原稿忘记带过来,结果只能从头开始构思了……至于是什么题材,算是科幻还是惊悚?……大家看着归类吧……其实之前就想写点揭示人性的东西,这么久之前的东西再翻出来写,文笔肯定没有在国内的时候好了……凑活着写写吧
最近看了Ghost Whisperer,萌了啊……萌物的男猪~哇咔咔

•单元文•章一•红磨坊
红海棠,这不是她的真名,第一次用这个名字都是二十几年前的事情,二十多年前的事情如今还是历历在目。在成名之前,红海棠不叫红海棠,那个本来的名字早已经被人遗忘,就算你现在问她以前的名字,红海棠也会告诉你她回想不起来,也不想去回想。四十几岁的红海棠好像早早的经历完了全部的人生,失意得意,有爱无情,大起大落之后慢慢的才有了现在的成就。
目前红海棠有家店,叫做红磨坊。红磨坊在附近几个地界没有人不知道,是很出名的一家夜店,什么样的生意也可以接,男女什么的在这里没有什么界限,就像是众所周知的秘密也不过是红磨坊里的处女都是受过高等教育的,就算没什么底子也确实有个高学历握在手上,这让很多附庸风雅的嫖客趋之若鹜。有了相当的名字就意味着有了相当的金钱收益。对一个女人来说,算是有了可以挥霍一生的家底,但是红海棠还是不满意于现状,毕竟女人的欲望是没有边界的。
“放了我吧!”撕心裂肺的喊声从楼下传来,“放开我,放开我,你们这些畜生。”
“生海”红海棠不耐烦的问,“怎么回事?”
一个脸白白净净的中年男人走进房间低头说了句:“就是白茶不愿意被开苞,刚才从店里跑出去,被我们又抓了回来。”
红海棠挥了挥手:“这种事情不要搞出这么大的动静。惊了客人。你自己照老规矩办了得了。”
叫生海的男人回了句“知道了。”就随手把门关上了。
红海棠听见生海没有感情的声音从门缝里透过来“拉到后间,做了。”
红海棠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做这行的没有一个女人不狠心的,处女这个名声的在这个行当不值钱,做妈妈的当然不在乎下面的女人的死活,更何况本来客人拿了钱就是来快乐的,不是来受气的,这白茶闹腾了一番,最后倒霉了还是自己,为什么她就看不开呢。红海棠又摇了摇头。
“你们这些畜生不得好死啊啊!!”像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的喊叫穿透了门板就这么生生的击在了红海棠的耳朵里。
突然世界好像一下安静了。“咚咚”“进来吧。”生海脸色有点苍白的进来“白茶不肯破身,我们拿刀子威胁她,结果她抢刀子想要再次逃跑,一个不小心撞在了刀尖上,死了。”
红海棠不可思议的一眨眼,这个什么时代了还有这么硬气的女人。“算了,记得收拾干净。”
今天发生了这种事情,虽然不是第一次,但是还是让她有点无力的感觉。
红海棠坐在梳妆台钱不断地叹气,两只青葱白玉似的手不自觉的放在脸上,想着刚才逝去的白茶的脸,岁月什么的真是不经回首,二十几年的时间其实也就是一眨眼。岁月的痕迹不知不觉的爬上了眼角和嘴角,不过这都是女人的无奈,就算红海棠驻颜有方还是留不住二十年华。就算现在陪着那些昔日老客叙叙家常也,常常有人说:海棠你现在别有一番韵味了。其实话里的意思不言而喻,没有了往昔的那种青春的美丽,就是再被人说四十犹有风韵又如何。
“要是有什么更好的方法留住青春我一定不惜代价,”红海棠拢了拢耳边的碎发,低眉看了眼手边成堆的化妆品,天生丽质也经不起岁月摧残,更何况二十几岁也是那种不堪的出身,也不会有多么好的心情去保养。红海棠收拾了收拾手边的东西决定出门一趟看看还有没有什么更好的保养品啊化妆品之类的东西。
在本市最有名的商业街上转来转去,也没有什么目标,好像大部分的化妆品自己都用过,效果也并不如所想的那么好。不知不觉的走到了一个小巷子,就好像被自己的直觉默默地引导着,不知怎么的就走进了巷子深处,似乎有什么会让红海棠感觉这么走下去一定是值得的。红海棠从来不知道这个不怎么大的市区里还有这么一条小巷子,就像是明清时期的那种小胡同,深深的不知道通到哪里,墙角潮湿的挂满了绿的发青的湿苔,一片一片的让人看着都觉得阴冷,但是那种幽幽暗暗的感觉又让人忍不住去探寻更深处,这就是人的本性。
转眼来到了一个拐弯处,路变成了两条,就当红海棠有点手足无措不知道该往哪里走的时候,身后传来一个声音,凉凉的淡淡的,“姑娘你是需要什么帮助?”这话充满了确定性,不消一句话就确定了红海棠确实心里有着某些疑问,有着某些渴望,有着某些不为人知的一面。
“你能帮我?”怀疑的语气。
“你相信我能帮你,我就能帮你。”还是淡淡的,没有什么语气的起伏。
红海棠毕竟还是背对着一个陌生人,这让她有些许不安,背对着一个人可是充满危险的一种行为。红海棠刚想转过身看着这个背后声音的脸再继续说话,背后的人好像知道她在想些什么,一只手迅速按住了红海棠的肩膀,“你没有必要转过来,我的长相与你的愿望之间没什么必然联系,”顿了顿,似乎在确定要不要继续说下去,“世上没有白做的买卖,既让你想要完成愿望,就付出相应的代价吧。”红海棠似乎不需要思考似地,迅速的说道:“没问题,什么样的要求我都答应。”“药方在你身后,我只需要一个女孩子。”“行,没问题,你想要谁。”干这行的红海棠在本地黑道白道都有些关系,让一个女孩子变成失踪人口也不是什么难事。“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红海棠在转身的一瞬间看到了一片飞起的黑色一角,识人众多的红海棠一下就看出来这种衣料所耗不菲。想起来刚才搭在肩膀上的手,短短的指甲干净的涂着豆蔻红色的指甲油,显得手煞是苍白。捡起地上的纸片,瞄了一眼,就决定还是回家看吧。想起还有两天路不知道怎么走出去,再转身看到原本两条路的地方竟然变成了一条直直的小路,大概50米就看得到对面马路上黑夜中闪烁的霓虹灯,明明就是一个出口。红海棠疑惑的往前走去,出了门,果然就是原本最繁华的商业街的夜景,原来不知不觉都已经晚上了。

· 食言 | trackback(0) | comment(0) |


<<今天的晚饭——牛肉面(内附做法附图 | TOP | 最近腐RP爆发,几次被老妈险些抓包……>>

comment











管理人のみ閲覧OK


trackback

trackback_url
http://51kinkikids244.blog124.fc2blog.us/tb.php/8-bbc0daa0

| TOP |

自我紹介

shiro

Author:shiro
文章绘图输出,腐向,正常无BG向

新文發表

月份存檔

密語

親友の言

類別

私の友達

管理者專用

将此博客添加到连结

logo link~

音の境界

來訪の親

国の分

博客好友的申请

和此人成爲好友